默認冷灰
24號文字
方正啟體

第六百九十一章:判決【吉米】

作者:實之幻夢本書字數:K更新時間:
    “放開她!”男人竭力從地上爬起,對著揪住女人的黑痣嘶吼;

    其他幾個科瑞族人相當識趣,沒等黑痣開口就攔住了那個男人;

    女人的反抗越發激烈;黑痣氣憤地吼了一聲、猛地將她摔在了草堆上;

    科瑞族人在當眾羞辱法雷斯王國的女性;然而,民眾依舊在保持沉默。

    這并非是他們不夠勇敢、精神麻木,而是因為他們實在承擔不起熱血上頭的后果;

    即使出頭、也無法改變局勢,甚至還有可能被毒打一頓。

    他們只能夠默默地將頭偏向一邊,假裝沒有什么事情在發生——

    即便耳畔回蕩著女人的哭喊聲。

    但那個男人沒有沉默。

    他知道,以自己的力量是無法突破那數個科瑞族人的攔截的;

    于是,他選擇了悄悄后退;

    那些科瑞族人忙于看熱鬧,也沒再在乎他。

    然而男人沒有逃跑;他走到了木棚的中部,撿起了什么東西……

    “抱歉,我今天晚上不能在這睡了!奔滓庾R到問題的嚴重性,急忙站了起來;

    “啊,怎么了?”工友一時沒反應過來;在他愣著的工夫,吉米已經快步走遠了。

    吉米快步離開木棚的同時、沒忘了向后瞄一瞄那邊的情況;

    男人拿起了黑痣從吉米那里奪來的鐵劍。

    此刻,科瑞族人渣們的注意力正集中在草鋪子上;

    直到那男人快步向著草席沖過去,他們才想起來叫喊和阻攔——

    “握艸!”

    “快躲開!”

    手麻利的人成功拽住了男人的衣服,卻沒能成功讓后者停下來;

    男人嘶吼著,用鐵劍徑直向著黑痣刺去——

    “啊啊啊啊啊啊啊————!”黑痣完全沒來得及反應;

    即使有人阻攔,這一劍依舊刺穿了他的小腿!

    “抓住他!”

    “還……還敢拿劍?”

    縱然男人在怒氣的加持下力氣大了不少,卻依舊無法抵抗一同出手的人渣們;

    “快……快去喊人!瑪德,殺人了,殺人啦。!”黑痣捂著流血不止的傷口哀嚎不已。

    “殺了你……殺了你——!”男人的身體被按在地上、劍被奪下,卻依舊在發出受傷野獸般的怒吼;

    旁邊的民眾唉聲嘆氣之余,也紛紛站起身、和這帶血的現場保持了距離。

    負責管理這堡壘的貴族很快就趕到了;

    與他一起到來的,還有科瑞族的薩滿——再不給黑痣療傷的話,這家伙可能因為失血過多而死;

    黑痣的同伴中還有看熱鬧不嫌事大的——那人把這邊的事情告知給了酋長;

    在貴族了解過事情的來龍去脈之后,那酋長就用鼻孔瞪著人走過來了。

    在民眾看來,那酋長的態度實在是太囂張了點兒,下巴揚得老高,完全不正眼看人;

    而貴族的表情則更讓人氣憤:平日里面說一不二、氣焰囂張的貴族,這會兒卻低眉順眼的……

    這是什么世道!民眾們長吁短嘆,而要下決定的兩位卻完全不在乎他們的想法。

    “酋長!酋長那家伙想殺了我!”黑痣這會兒已經要哭了出來——疼!

    薩滿及時給他止血、包扎好;可即便如此,疼痛也是無法消除的。

    “剛才發生了什么事情?”酋長盯著貴族;

    “他說……”貴族強忍著內心的惡心,“他想要和這位姑娘交流一下;

    結果她的丈夫突然就拿起一把劍,要殺了他……

    多虧那些人拼命給他摁住!

    “酋長,你看,這家伙還吵吵著要殺了他呢!”一位負責按住男子的科瑞族故作驚慌地叫嚷著;

    “他……他侮辱我老婆!”男子臉色漲紅,“我……我要殺了他!”

    “酋長,你看,他八成是瘋了吧……”另一位科瑞族在旁煽風點火。

    “危險,這家伙太危險了,要是留著他的話,半夜不知道會殺多少人?”酋長皺著眉搖了搖頭,

    “我得對我們族人的安全負責,不然怎么對得起黑龍之意志——塔爾大人的期待呢?”

    他不知道的是,塔爾要是在這估計第一個就把他給燒成八分熟。

    貴族看了一眼衣衫不整、驚恐不安的女人——就算是用膝蓋去想,也知道那科瑞族人在放屁;

    然而,人家有著黑龍在背后撐腰,就算是放了個屁,自己也得笑著臉去聞……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您打算怎么處理……?”貴族滿臉堆笑地看向酋長。

    “當然是把這個瘋子給殺掉!”酋長惡狠狠地說道,“殺人償命,難道不應該如此嗎?”

    可他這不還沒殺人嗎——這句話被貴族梗在喉嚨里面、沒有說出來。

    “等他殺人就晚了!看他這副樣子,絕對是要找我族人報仇的!”酋長斬釘截鐵地說道;

    “那……把他從這個堡壘趕走,怎么樣?”貴族最后為男人爭取了一下;

    “不行!”酋長擺手、語氣中不容半點兒辯駁的余地:

    “這堡壘沒有大門、檢查又不嚴實,他回來了怎么辦?他會趁夜殺死多少人?

    今天,他必須死!”

    貴族愣了愣,看了一眼在地上依舊拼命掙扎著的男人;

    雖然前者在平日里、并不怎么在乎這些泥腿子的死活,但這會兒……

    貴族能夠感受到木棚里面其他民眾的視線;他們也在等著判決。

    如果這會兒選擇屈服的話,那這些民眾毫無疑問會對他相當失望。

    貴族的榮耀、尊嚴,有相當一部分是建立在民眾上的;

    民眾們能夠接受貴族的鄙夷、能夠忍耐貴族的壓榨,但,當貴族選擇和痛恨的外族人穿一條褲子的時候——

    貴族們之前冠冕堂皇的言辭裝飾、威武強悍的高大形象,就都變成了假的。

    那種白眼,就像是扎在貴族們心口的針一樣難受。

    “喂,你在想什么呢!難道你非要放過這個卑鄙的殺人者?”酋長的怒吼聲將貴族從沉思中驚醒:

    “我告訴你!黑龍是絕對不會允許這種危險的家伙、在堡壘里面肆意逞兇的!”

    ……是的,絕對不會允許,任何一個堡壘中都是一樣。

    黑龍的意志所處的地位何其之高?假如哪個堡壘敢于讓科瑞族人置于險境,那……

    毀了它、然后宣傳一番以殺雞儆猴,似乎也不錯吧?

    想到這里,貴族長嘆一聲、做出了決定——

    “這個男人罪大惡極,理應處決!
(←快捷鍵) <<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>> (快捷鍵→)
双色球基本走势图表图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