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認冷灰
24號文字
方正啟體

第四百八十四章 這就是你的絕情道

作者:換漁本書字數:K更新時間:
    另一邊,許浩帶著李恩靜直奔北羅劍宗的地方而去,天網的情報何其強大?許浩早就知道那些外奴是從什么人身上使用的第二顆界種了,他再也忍不住了,他就要去看看,這世界上真的有這樣的父親,竟然真的能親手害死自己的女兒。

    邁入成道境之后施展縮地成寸要更加厲害,許浩帶著李恩靜才不過數十步就來到了天網壇子稟告的那個地方。

    那是一片不大不小的山脈,可以看出其中定有修士存在,透過那隱隱綽綽的云煙可以看到那山上有數不清的修士在飛來飛去,天上不時有仙鶴飛過,不知情的人定會以為這里是一個超然之所呢。

    而許浩卻是早就知道了,這里就是劉芷萱父親在離開北疆后逃到的地方,他本來打算永遠都不來這個地方,把那個人做的一切壞事當作沒發生過,他做什么事情許浩都會看在劉芷萱的面子上網開一面,但唯獨不能碰劉芷萱,那是在拔許浩的逆鱗。

    “呼,恩靜,你跟緊我,我們這次不做其他,只想看看一個禽獸是如何做父親的!痹S浩摟住了李恩靜的腰肢然后快速朝五道宗的山門而去。

    離得越近就越能看得清五道宗的模樣,放眼看去,只見一片山脈之上五座孤峰并排立于山脈之上,其中一峰魂魄飄飛,顯然是昔日百鬼堂的功法,在其旁邊的一峰佛光涌現,隱約間有許多光頭僧人來往,顯然是昔日的千佛殿所在的一脈,其余三座山脈也是各有特點,正是舊時模樣。

    “哼,你們倒是快活!痹S浩一拍儲物袋拿出了鯤鵬戟,用了這么多年儲物袋他一時間還改不了這個習慣。

    鯤鵬戟狠狠斬下一刀,一道千丈光刃瞬間出現,只聽轟的一聲那護宗大陣就被許浩斬開了,當年那需要仰望的存在,現如今自己已經能俯視他們,但他的心中卻沒有多少興奮,他越想起這個劉秀峰就能想起劉芷萱,嚴格意義上來說,她已經逝去了。

    因為她的魂魄不在了,許浩就連一絲都沒有找到,那星核上的外來修士陳國清說,這魂魄要不就是輪回了,要不就是老的衰亡了,兩者之中后者居大。

    許浩看著那一片驚慌的五道宗淡淡的對李恩靜一笑說道:“還記得當年北疆大戰,咱們北疆準備建立一條堅固的防線,建立了好多營寨,在上面又建立了一個居大的陣法,原本以為萬無一失的我們興奮了好久,但這劉秀峰卻叫來了北羅劍宗的豐長老。

    那豐長老就那么在萬眾矚目下出了一劍,就一劍,我們賴以依靠的護寨大陣就炸開了,我們不得已只能死拼,死了好多好多人,而現在一切都反過來了,可我卻沒有感到快樂,只感到悲痛!

    “所有人只看到高階修士的光鮮亮麗,卻沒有看到他們所經歷的痛楚,這是修真界亙古不變的真理!崩疃黛o也淡淡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你是何人?膽敢毀我五道宗護宗大陣!鳖D時幾個雄渾的聲音從五道宗內傳來。許浩聞言冷冷一笑,他絲毫沒有理會,一拍儲物袋從其中拿出了幾個旗子和一個圓盤,幾道法印打了上去頓時新的光罩就罩住了五道宗,這下五道宗的修士們一個個更加慌亂了。

    “劉秀峰,你給我滾出來!痹S浩甩手就是一掌,頓時大量修士倒下,其中百鬼堂所在的那座山峰被許浩直接一掌拍斷。

    “許浩,你還是來了!币坏缆曇舫霈F,那山脈深處出現一個修士,那修士幾步就來到了許浩的面前。

    “劉秀峰,你為何就這么想死呢?你難道不知道五道宗和我尋霧聯盟的差距?還是你的無情道參悟到了無畏道?你知道你害死的是誰么?你害死的不只是你的女兒,還是你的保護盾。

    這么多年,你五道宗背地里搞了多少事情?你真當我不知?我告訴你,我想要殺你,只需要一下令頃刻之間你就會人頭落地,你真當北羅劍宗能護得住你?你真當外奴能護得住你?能護住你的只有你的女兒。

    可是你呢?自你突破成道境后你對萱兒有過多少父愛?她生死存亡的時候你在那里?舉行婚典是一個女子人生中最大的事情,可是你在那里?你或許以為萱兒早就死了吧?

    好,就算你們一拍兩散,各自不見,可你為什么要害他?為什么背叛云瀾星?為什么要讓你的人去做界源害死萱兒?我的萱兒不在了,我心中的悲痛自不必多說,你讓瑤兒怎么辦?若是讓她長大了知道是她的外公害死了她母親,她會多么痛苦?

    現在你終于害死了萱兒,你的絕情道已經大成了吧?來,就讓我來見識見識你修的這斷子絕孫的道究竟有多么厲害!”許浩憤怒間一掌拍出,青色的掌印直接朝著劉秀峰拍去。

    “哼,那些都是我求道路上的絆腳石,我說我的絕情道怎么沒有大成,原來她有了血脈延續,那么殺了那個小的我應該就能大成了!眲⑿惴鍤埲桃恍︱嚾婚g向著許浩沖來。

    李恩靜已經是化靈境初期圓滿的修士了,但她卻沒有出手,她就站在那大陣外面靜靜看著許浩和劉秀峰的打斗,她有自信,現在的許浩已經不是當年那個許浩了,小小的劉秀峰而已,難道能比得過那些強大的外奴?

    五道宗的修士們也是開了眼界,他們大多都是北羅劍宗不收的弟子,轉而投入了五道宗,關于成道境修士的大戰更是第一次看見,他們只見到天空上出現了一個巨大的陰陽魚。

    那陰陽魚攻防兼備,一會兒圍著他們的宗主不斷的進攻,一會兒又圍著那青袍男子不斷的防守,他們宗主施展的那些強大法術瞬間就會被那陰陽魚吞噬消化,這短短的交手竟然是以他們宗主被全面壓制為結局。

    他們很不明白,同樣是成道境初期,甚至他們宗主要略高一絲,為什么差距就這么大呢?

    “你這是什么道?”劉秀峰神色驚慌的呼喊道。

    “生死!”許浩瞬間站住,那陰陽魚黑色的部分瞬間沖進了他的身體,而那白色的部分則突然化作一個白色圓圈籠罩在劉秀峰的身體上,一瞬間二人陡然一變。

    只見許浩的速度忽然間快了數十倍,而那劉秀峰則是整個人都變的緩慢了起來,許浩雙指并攏一瞬間點在了劉秀峰的額頭上說道:“這就是你的絕情道?

    這就是你放棄了一切換來的絕情道?不過如此,在我手底下還沒有走過二十個回合,我現在要你看著萱兒說,你這么做值不值得!痹S浩一拍儲物袋一個水藍色的水晶棺材懸在虛空,里面一個女子面容嬌美,雙手放在小腹,朱唇微微上揚,好像睡著了一樣。

    “萱……萱兒?”那劉秀峰看著那水晶棺神色中出現悲傷,但眼底隱藏極深的一抹狠辣還是被許浩抓住了。

    “不,我是讓你看,不是讓你的無情道看!痹S浩搖著頭手指往前一點,他感悟的生死已經驟然間沖指尖沖出,一下子就包住了劉秀峰的絕情道。

    “!”劉秀峰神色一變發出了慘絕人寰的叫喊,此刻他的修為又回到了化靈境,前塵往事頓時都有了新的認知,看著面前那水晶棺他此刻是真的崩潰了。

    “萱兒,萱兒!”劉秀峰半跪在虛空中,他眼角血淚流出喃喃道:“從你記事起你就沒見過你的娘親。

    或許是做為掩飾,你變得十分刁蠻,驕橫,對誰都要作弄一番,為父讓人卜卦,那卦象說,為父的成道之點就在于你,后來你真的做到了,你帶著魂丹興奮的來到我身邊。

    我還答應給你做好吃的,可我沒想到,那顆魂丹竟讓我感悟了絕情道,我為了絕情道大成,將所有于我有關系的人全都趕盡殺絕,你的幾個師兄,他們都是我最好的弟子,但我卻親手將他們一個個殺死,直到死,他們還抱著我的腿讓我保重身體。

    直到現在,我才幡然悔悟,不是我感悟了道,是道綁縛了我,你在那邊孤零零一個人為父不放心,趁此刻清醒,為父這就去尋你,為你做一百道,一千道,一萬道菜賠罪,為父……錯了!”劉秀峰看著棺中的劉芷萱仰天慘然一笑。

    他雙手疊在一起狠狠朝自己額頭拍去,只見血光泵現,他的頭顱直接炸開,魂魄緩緩飄出,他目中露出解脫,神色也和之前有絕大不同,許浩深深的嘆了口氣,這或許才是真真的劉秀峰。

    “若是你能在輪回中看到萱兒,和她說一聲,無論她輪回千世百世,我也一定會把她找回來!痹S浩對劉秀峰傳了音,甩手幾滴養魂液甩出,頓時那劉秀峰的魂魄更加凝實了,只見他緩緩點了點頭消失不見……

    “唉,這樣又有什么用呢?”許浩嘆了口氣,他看著下面五道宗所在的地方眼神中露出寒芒,黑袍許浩隨即出現,他手中魂幡獵獵作響,沖向了五道宗。

    而許浩的本尊則是收起了水晶棺回到了李恩靜身邊,片刻后黑袍許浩飛回,看著空無一人萬籟俱寂的五道宗,他搖了搖頭連續幾掌拍出毀了一切然后收起陣旗和陣盤遠去了。
(←快捷鍵) <<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>> (快捷鍵→)
双色球基本走势图表图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