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認冷灰
24號文字
方正啟體

第十四章 余友梁的算計

作者:星際石頭本書字數:K更新時間:
    李維強,他的手被人剁了?

    等余友梁副官細細道來,原來不是手被剁了,而是手指被剁了。

    右手手指,被剁了兩根!

    若是尋常沖突,城衛軍想管就管,不想管掩過去也沒什么,但被剁手指的是李維強,那可是6號集民區的大事!

    “是誰干的?”

    “江小白!

    “江小白?”

    本來,余友梁還在想自己要不要出面,理論上講,李維強他哥花錢打點他這這邊,他是要照襯一下的,但李維強太不干凈,他若是出面只怕落了口舌,傳出去對他也不好。

    但一聽是江小白,并且連李維強的一枚金雄鷹幣,都搭進去了。

    “為了賠罪,李維強將一枚金雄鷹幣獻給了江小白!”

    余友梁坐不住了。

    一枚金雄鷹幣,他身為第6城衛小隊的隊長,一年下來明里暗里的收入雖然不止這么多。

    但聚居地消費高啊,他一年也就有個二三十銀幣的剩余。

    一枚金雄鷹幣,差不多等于他三五年的儲蓄了。

    “這……”

    余友梁立即沒了休息的想法,他來到李維強6號聚居地的土石房家里,找到李維強:“李老弟,你哥哥既然相信我,現在你出了這檔子事,我自然不會坐視不理!

    “你放心,一會我就找那江小白算賬,給你討個說法!

    余友梁一拍紗布纏手一臉郁悶李維強的肩。

    “余老哥,我看,這事就算了吧,那個江小白我打不過他,而且,的確是我冒犯他在先!

    李維強猶猶豫豫,最終還是開口。

    余友梁頓時板著個臉:“李老弟,這哪里像話,你的事就是我的事,別不好意思說不出口,這件事包在我身上!

    說著。

    余友梁再度拍拍李維強的肩膀:“你好好養傷,等我好消息!

    便闊步走出李維強的家。

    此時,其實已經是余友梁離開集民區的整整三日后,也是江小白對付李維強的兩日后。

    同樣是相似的黃昏,只是更加靜謐。

    天氣有些冷。

    冬天來臨了。

    “再過幾天,這樣的黃昏想要再見,只能等來年春天了吧?”余友梁心中沉思著。

    余友梁。

    討厭這樣的黃昏。

    這樣的黃昏天氣,令他會想起記憶之中,塵封的一些不愉快的人或事。

    最初。

    他還不是361聚居地一員的時候,沒有人知道,他是一名遠在361聚居地數百里外,比李維強罪孽深重不知多少倍的流匪頭目。

    李維強,欺負欺負人,收點保護費,但他不敢殺人。

    但余友梁手底下,至少有十幾條人命。

    這些人命,沒有一條不是無辜的。

    “這樣的日子,才是安穩啊,背靠著聚居地里的大人物,自己又是城衛軍的隊長,等什么時候能做到城衛軍的總指揮,統帥位置,才是真的可以高枕無憂,哪怕那些年的事被挖出,也沒人能治得了我!

    “還有黎下尉,雖然年紀還小,但已是美人胚子,姿色比十三年前的那位,還要更勝幾分!”

    余友梁舔了舔猩薄的嘴唇。

    回到住處,換了身衣服。

    他要找江小白,拿回那一個金雄鷹幣,不能太過引人注目,所以他額外帶了一頂黑色的壓邊帽。

    帽沿之下,他嘴角揚起。

    從他手下和李維強的匯報來看,江小白的確有幾分本事,但余友梁可絲毫不怕。

    流匪的那些年,他偶然截獲到一瓶神奇的藥水,吞服過后,身體已經是普通成年男子的三五倍。

    這個世界,人的身體素質的確比前文明的時候,更加優劣分明一些,但他不信江小白身體素質比他還好。

    更別說,他十年的搏殺之技,軍中單論搏殺之技的,沒幾個人在他之上,而他,為了保險起見,身上更是帶了一把槍。

    “只要不跟異能者為敵,誰能是我的對手?”

    余友梁冷笑。

    來到7號集民區,余友梁通過7號集民區負責去野外鐵門的那個男人,帶路去找江小白。

    “老大,您可得幫我教訓教育江小白,那家伙上次在我面前,狂的不得了!

    那男人依舊一口黃黑牙,諂媚地跟在余友梁后面。

    看著棚戶區布簾后面的一道道身影,他唬著個臉道:“看什么看,再看眼睛給你們挖下來!

    等到了土石房區,男人自覺地退回了陰影處。

    而余友梁。

    則是信步來到7號集民區的土石房區。

    他一眼,就看到了一棟土石房前的江小白。

    一個十六七歲模樣的少年,少年的身邊,還跟著一個十二三歲的小姑娘,和斷了右臂的絡腮胡中年男。

    而也就在余友梁走來的時候。

    江小白發覺到了異樣,朝著余友梁望去。

    個子蠻高。

    鼻梁高挺。

    嘴唇很薄。

    尤其他的眼神,肅殺之下能夠看到一抹無情無義,這個人,好像壞事干盡啊,而這張臉,有點眼熟,好像哪里見過?

    江小白想著。

    猛然回過神來了。

    這個人,是隔壁第6城衛小隊的隊長余友梁。

    第5城衛小隊,第6城衛小隊,第7城衛小隊,第8城衛小隊,都是一個片區附近。

    南邊的紅杉林,紅杉林周圍,土溝子等地方,都是這幾支小隊管轄的范圍,江小白是獵人,經常去外面。

    自然,有時也會碰到一些巡邏的城衛軍。

    他最熟的還是自己集民區的小隊隊長,但余友梁,他也見過好幾面!

    只是,他怎么來了?

    還喬裝打扮成這副樣子?

    “有陰謀!

    看著壓邊帽下余友梁那張平靜的臉,江小白感覺到不對勁,而余友梁此時已經來到江小白三步外。

    “你就是江小白?”

    江小白狐疑著點點頭:“你是余隊長?有什么事嗎?”

    余友梁對江小白認出他的身份,并不意外。

    他將江小白叫到一旁:“江小白,你是7號集民區的,你也知道,你們集民區跟我6號集民區,是相互獨立,互不干涉的!

    “但兩日前,你尋釁滋事,惡意打傷了我集民區的李維強和他手下,還剁了李維強兩指,打劫了他和他手下一個金雄鷹幣二三十個銀幣!

    “李維強這人嘛,我也知道一點,所以那二三十個銀幣你分發出去,我是沒有意見的,但你搶了他一個金雄鷹幣,這是不對的!

    余友梁對瀾叔的遭遇閉口不提。

    只是說江小白對李維強那伙人如何如何,江小白算是明白了,余友梁是來找茬的。
(←快捷鍵) <<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>> (快捷鍵→)
双色球基本走势图表图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