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認冷灰
24號文字
方正啟體

第142章.失去的機緣

作者:趙參將本書字數:K更新時間:
    素羅小道姑,作為有修為的真人,自然察覺的細微。

    之前還沒怎么認真觀察。

    現在。

    仔仔細細的掃了兩圈過后,眼里更顯驚容:“這鐘家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在她的印象里,這鐘家本就不過是鄉下的村戶而已,家人憨厚實誠,恪守本分,哪怕機緣巧合誕生了個麒麟兒,也真的只是冥冥中的幾分天意和巧合。

    而被她這么細細的打量了家里之后,驚容愈發的在臉上顯露。

    此時此刻。

    她竟然帶了幾分不可思議:“竟然還有如此濃郁的靈氣?”

    不顧旁邊鐘家人殷切的問候和好奇的目光,素羅小道姑的腳步輕移:“這靈氣來源就是院子的水井里,沒錯,真是濃郁的靈氣,每時每刻都在散發著!”

    并且目光還看向水井旁邊的那棵桃樹:“桃樹竟然…也有靈性?”

    別人看著就是棵還未長成的桃樹。

    但是。

    在她的眼里,這顆桃樹,竟然在呼應著旁邊水井里的靈氣。

    不光是自己在輕輕的吸收靈氣,在生長的過程中,還在匯聚著發散在天地間的那些稀薄靈氣,等于給井口頂部安裝了道罩子,將靈氣壓在了院落里。

    如此整個鐘家的院落,能不是靈氣彌漫的濃郁,堪稱福地那般?

    甚至在她的眼里。

    修真界,有些小宗門的靈氣濃郁程度,還達不到這種級別呢!

    如此想來的時候,素羅這個真人級別的道姑忍不住感慨:“真是…福緣深厚啊!”現在的她不知道鐘家到底發生了什么,但這樣說絕對沒錯。

    畢竟她們修道之人信的,就是這個冥冥之中的機緣。

    既然鐘家有機緣。

    那么,自然是福緣深厚,合該他們享受這些機緣!

    只是鐘家的眾人現在還不清楚,到底發生了什么:“道長這是怎么了?”鐘謙鞍作為族長,這時候在旁邊也是有點緊張:“莫非家里,還有什么不干凈?”

    沒得辦法,誰家被道士和尚的在這盯著仔細瞅,心里都會發毛。

    何況眼前這人還是得道之人。

    正兒八經。

    和那些騙人的鄉村野道士不同的真人!

    于是,看著鐘家這些人滿是憂慮的眸子,素羅這個真人反而笑了:“哪里會有不干凈的地方呢?”白皙的小手拽動拂塵,輕輕嘆道:“反而是妙的很!”

    因為在開口說話間,她也看到了鐘家的孩子們:“…無量天尊!”

    現在帶給她的驚訝更甚!

    “這是…”

    素羅真人挨個看去:“這這這…”一雙美眸下意識的瞪大。

    鐘信之這個徒弟就不說了,絕對的修真悟道的頂級資質,看現在溫潤有禮的模樣,一時間竟然讓她的心里,都感覺到了幾分觸動——哪個師傅不喜歡好徒弟?

    可是挨個看著后面,那個現在還手里拿著書卷,顯然是剛才來不及放下就過來迎接,只是在她眼里,這體內淡淡的白光,竟然有她曾經看到的,那些朝廷里科舉英才的特殊情況,在心里更是發出感慨:“莫非…年紀這么小就有了…文氣?”

    文氣是那些有名的讀書人,乃至是大儒才能擁有的特殊的力量,雖說無法和修真之人修煉出來的靈力那般延年益壽和動輒威力驚人,卻更容易感悟天地。

    換句話來說,那些有文氣的讀書人,幾乎算是被天地鐘愛的孩子。

    如果擅自得罪或動手殺戮。

    會有因果!

    輕則心思雜亂,重則走火入魔,著實是修真之人不敢輕易招惹的對象。

    否則,在修道這個圈子里,除非天下大亂也不會出來,畢竟到那時候,文氣稀薄,讀書人和大儒被武將逼迫無奈隱遁,他們這些修道之人才敢和朝廷合作。

    現在大殷朝野穩固,文氣充盈,結合霸道無雙的王朝氣運,更是恐怖。

    就算真仙下界。

    被當朝天子或當世大儒呵斥,境界都要不穩。

    一旦失去真仙之境,又被紅塵俗世的濁浪沖洗,那下界的真仙,估計就算是千年修為的那種,都會被兇悍的凡人用刀生生割了腦袋去,只能無奈轉修鬼仙。

    雖說青靄觀幾乎鮮有入世,但情況還是能讓她這位真人知曉的。

    因此。

    素羅這個畢竟年紀還小的道姑,哪能不詫異?

    但就算如此,還是能察覺到,這個手里拿著書卷的孩子,日后的成就絕對不低:“真是個讀書種子,怕是文曲星下凡,喜愛讀書也不過如此了吧?”

    而當素羅心中感慨,掃過旁邊最后面的兩個孩子的時候。

    臉色微變。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一時間天機紊亂,讓她本人心里都仿佛空蕩蕩的。

    素羅真人微微皺眉:“怎么回事?”看著那兩個同樣眨巴著眼睛,好奇地看著自己的孩子,她仿佛似是失去了什么最重要的東西:“…似是…失去了機緣?”

    這種感覺讓她頗有些驚訝,畢竟她什么都沒干就怎么失去了機緣呢?

    但天機紊亂。

    掐指來算,什么都算不出,一時間整個人都有些懵懵的。

    如此呆滯在當場的模樣,更是讓鐘家的眾人,心里更是疑惑:“到底咋了?”連鐘信之這個徒弟,都過去輕輕的牽住素羅小道姑的手:“師傅,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這牽手牽的自然而然,平日里他去牽姐姐弟弟或媽媽嬸嬸那樣。

    都在鄉下也沒什么禮儀大防之類的酸儒規矩。

    只是。

    不知不覺間,一道虛無的紅線瞬間就正式的連接。

    讓面前還在呆著掐算因果的素羅頓時驚醒:“這這這…到底怎么了?”似是有所思悟,看著眼前關切的鐘信之,心里更是溫潤了些許:“信之不必害怕!”

    她溫聲開口,又看了眼旁邊的那兩個天資卓越,卻被人間大因果牽扯的孩子,輕輕的笑著道:“這是福是禍也不知道,但看鐘家的樣子,總歸不會是什么禍事,既然如此貧道也沒什么可想的,有我這信之徒兒傳承我青靄觀衣缽,就很好了!

    不明白發生了什么,也不清楚這個雙胞胎,到底為何會讓自己有種機緣消失的感覺,但如今算起來和自己也沒有太多的牽扯,何必又要多在乎什么?

    這兩個孩子,唇紅齒白,看著就相當可愛。

    但是。

    里面牽扯的大因果,甚至有種讓她都心悸的感覺。

    PS:年前年后這酒喝得我頭暈,昨天趕了兩場,代駕就花了130塊錢,操蛋...
(←快捷鍵) <<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>> (快捷鍵→)
双色球基本走势图表图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