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認冷灰
24號文字
方正啟體

第一百三十一章 坑洞里的老者

作者:苦牢本書字數:K更新時間:
    姬寒的臉色十分蒼白,他的眼皮在動,但沒有睜開眼睛;眉梢上的積雪不斷落下。

    他的身體在晃動,附著在身上的那些由白雪凝結而成的雪柱裂縫越來越多,最后坍塌下來。

    姬寒動了動手指,大概知道了現在這具軀體受損的程度,然后他睜開眼,神色痛苦的從一堆白雪里走出來。

    走路的身形顫顫巍巍,白雪被踩壓后發出沙沙地聲響。

    他的神魂力量太過強大,承載的容器也需要足夠堅固,眼下這具軀體根本承受不住。

    當初藏在天心木里奪取姬寒身軀的只是他的神魂中分出的一縷,回到姬家之后,他用了很長一段時間,才將完整的神魂力量分散開來,潛藏于姬寒的識海深處,并且施加封印。

    這次為了震懾住遠處的圣境妖物,他不得不將封印解開,將龐大的神魂力量展露出來。

    這是一件風險很大的事情。

    以他目前四象境的修為,要支撐著那股龐大的神魂力量去對抗妖物的意志十分艱難,稍有不慎,很有可能會讓整個軀體寸寸碎裂直至爆體。

    而沒有境界修為支撐的神魂,并沒有什么力量,只是一副紙糊的架子,別說是抵抗妖物的攻擊,就是雪原深處的風雪再大一點都能擊潰。

    姬寒原本以為對峙還會再久一點,但沒有想到這頭妖物這么沒有耐心。更沒有想到這頭妖物竟然這么愚蠢,僅僅是突然加強的神魂氣勢,就能將它嚇的魂飛魄散,落荒而逃。

    如果妖物剛才釋放出哪怕一絲圣境的力量落在那道意志之上,他的神魂會瞬間分崩離析,與此同時,他也會遭受重創。

    但妖物沒有。

    這膽量………真的差勁。

    不過好在這頭妖物沒有膽量,姬寒心里也是在慶幸這一點。

    僅僅是神魂化作意志降臨然后對峙,并沒有實質性的沖突,已經是將他丹田氣海里所有的靈力抽走。

    他的心神此刻也是疲憊到了極致,身體十分虛弱。

    最糟糕的是,強行展露神魂力量,令得他的丹田氣海出現了一道道傷痕,像是刀劍劈砍在上面留下的裂縫。體內的經絡也是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創傷。

    他剛走出去幾步,身體不聽使喚,栽倒在雪地里,白雪迎面,這一回,他感受到了森然的寒意。

    姬寒深吸了口氣,然后艱難地掙扎著起身;他坐在雪地上,開始打坐調息。眼下最緊要的事情,是讓丹田氣;謴鸵唤z靈力。

    調息了一刻鐘的時間,姬寒丹田里恢復了些許的靈力,旋即他起身,步履蹣跚地朝著一處洞穴而去。

    進到洞穴內部,姬寒從懷里掏出塊中央處是一片云的木牌,將一絲神魂氣息落在那塊木牌上面。

    那片云發出皓白色的亮光,上面的紋絡一圈圈的蕩漾開來,好似水中的漣漪。木牌上的銀光暗淡下去之后,姬寒收了木牌,用丹田內殘留的靈力抬起地上的白雪,封住洞口避免自己被雪原上的野獸發現。

    做完這一切之后,他的身體毫無預兆的向后傾倒下去。他閉上了眼,身體沒有任何知覺,這一刻就像是死了一般。

    解開封印,展露神魂力量,他沒有受到妖物的意志沖擊,但這具身體卻被自己的神魂所傷。

    而且,傷的比預想中的還要嚴重,想

    來想去,還是這具軀體太差勁。

    木牌亮光出現的時候,在白水澤紅河中游監視廚子和蔣門神行蹤的云來,抬起頭看向北邊。

    離開湖底暗朧之后,他就按照姬寒的吩咐前往白水澤,還有些東西沒有找到,他需要加快時間;與此同時,看看廚子和蔣門神查幽冥的進展。

    他聽到了木牌里傳來的姬寒的微弱聲音,知道他此刻受了很重的傷,于是他暫時放下了手里要做的事,化成一團云霧,朝著荒境天雪原極速而去。

    他是越矩的圣境強者,數千里的路程對他而言并不需要多長的時間。

    云來很著急,姬寒一般不會輕易動用那塊木牌,他用了,說明此刻他的境況十分糟糕。

    天上的云霧落到雪地之上,然后變化回人形。云來走到姬寒所在那處洞口,他在四周布下一道道禁制之后,震開洞口的冰雪,走了進去。

    姬寒躺在地上,面色煞白,嘴唇被凍的呈現紫色。

    云來檢查著他的身體,沒想到他竟然會將自己弄到這步田地。渾身上下的經絡都有傷痕,丹田氣海幾近碎裂開來,心臟勉強還在跳動,但意識在識海深處還沒有出來。

    那些沒有收回識海的神魂力量無家可歸,在姬寒的身體里肆虐開來。

    道緣雖然奪舍了姬寒的身體,但是神魂與肉身沒有完全融合。這些沒有意識的神魂力量并不認可這具肉身,因此發泄著心中的憤怒和不滿。

    云來取出一片蓮花瓣放在姬寒眉心。

    蓮花瓣取自懸空寺的雙生蓮,雖然并非是講經堂蓮花池旁的蓮花,不過仍舊是有著穩定神魂的作用。

    花瓣釋放出柔和的光暈,透過眉心進入姬寒的身體和識海,讓那些肆虐的神魂慢慢沉寂下來。

    云來嘴里念著術咒,這是姬寒交給他的一則鎮魂的道法。與此同時,他落下一道圣人意,將姬寒的神魂收攏于識海之內。

    神魂徹底安靜下來之后,云來開始著手治療姬寒體內的傷勢。這個過程很漫長,轉眼間外面已經天黑,風雪比白天的時候大了很多,雪原上也少了很多修道者的身影。

    第二天早上,天剛破曉的時候,姬寒的眼皮動了動,然后他睜開雙眼,蘇醒過來。渾身上下依舊是疼的厲害,但比起最開始好了不少。

    識海的神魂力量再度被他封印進識海深處。

    “我昏迷了多久?”姬寒問道。

    “不足一天一夜!

    姬寒起身,將手伸進一片黑暗之中,從里面取出一個棕色的藥瓶,倒了兩粒藥出來吞服。

    渾身的疼痛漸漸消散開來,他的臉上有了血色,丹田氣海內的靈力很快恢復過來。

    “您究竟碰見了什么?”云來疑惑姬寒為什么會受如此重的傷。

    “一頭圣境妖物!

    云來面色一驚,難以相信,“圣境妖物怎么會——”

    圣境妖物怎么會盯上一個四象境修為的人類?

    四象境,在圣境面前無疑是螻蟻一般,根本不會進入視線。

    “我還不清楚,那頭妖物鎖定了我的身形,我身上肯定有什么東西引起了它的注意!

    “您和圣境妖物戰斗了?”云來心驚地問道。

    姬寒瞥了他一眼,像是在看一個白癡。

    云來

    臉色僵住,他也意識到自己這個問題很蠢,四象境修為找圣境妖物戰斗,那無疑是自己找死,姬寒怎么可能去做這種事情?

    自己會這么想,的確很蠢;但他想著姬寒是道緣真人,萬年前齊肩老夫子的人物,總覺得沒有什么是他做不到的。

    “我只是解開了識海深處的封印,讓神魂力量涌出來,對抗圣境妖物的那道意志,將它震懾住!

    “那頭妖物很蠢,它連嘗試的勇氣都沒有,直接逃離!奔Шp蔑一笑,語氣里滿是嘲弄。

    妖物來到人間已經萬年之久,竟然還是沒有學聰明。

    “單單從這一點來說,老夫子的教化就不可能實現,因為人族里有些人蠢到只有本能!彼匝宰哉Z道,不知是因為說話太快,還是因為激動,胸口的呼吸忽然不順暢,劇烈地咳嗽了幾聲。

    云來心里還是十分震撼,想著不愧是道緣真人,這種瘋狂的事情都敢去做。

    不過想想真人要去斬殺天道這種瘋狂的事也要去做,便不覺得現在這件事有什么。

    “跟我去處地方!奔Ш愿赖。

    他沒有說具體要去何處,云來也沒有問,因為這么多年來云來已經習慣了這樣的一句話。

    云來只是化作一團云霧,包裹住姬寒的身體,然后離開洞府,在漫天的風雪里穿行。

    他們一直在往北邊走,來到了那條浩蕩的黃河水前。

    “進水里!奔Шf道。

    云來看著湍急的河水,沒有猶疑,朝里面一頭扎了進去,然后潛入河底。

    河底有塊黑色的石頭,姬寒讓云來將這塊石頭搬開。石頭很重,云來幾乎是動用了圣意才將這塊石頭挪開。

    搬開之后,云來疑惑地看向姬寒,想要知道這塊石頭的來歷,就算是天降的隕石,也不該沉重到這種地步。

    他就算不使用圣意,僅憑肉身力量也能將一座山岳托舉而起,現在只是搬開一塊石頭,不應該這么吃力。

    “石頭上有陣法,沒那么容易搬動!

    云來聞言,還是覺得這個答案不是原因。

    “石頭上的陣法,是老夫子留下的,原本石頭上還有個字,筆墨雖然在漫長歲月里被河水沖刷干凈,但道韻還在!

    云來恍然,如果是老夫子留下的陣法,那就另當別論。

    石頭搬開之后,云來看見石頭原來的位置下面有個坑洞,坑洞里有個袖珍大小的人影。

    是個披頭散發,蓬頭垢面的老者。

    老者雙眼凹陷的厲害,鼻頭通紅無比,上面有著許許多多凸起的顆粒,讓人看了一眼就不再想看第二眼。

    坑洞里的老者抬頭看著上面。

    他的視線只在云來身上停留了一瞬,然后落向姬寒。

    他盯著姬寒看了很久,用十分尖厲的聲音問道:“你知道這里?”

    這聲音就像是拉破弦的二胡聲音,難聽至極。

    “是我!奔Ш卮鸬。

    這兩個字咋一聽并不是回答,但再細想,似乎也算是回答。

    老人凹陷的雙眼盯視著姬寒,似乎是想要看透眼前少年的身份。

    “人老了,記憶力是會變差!奔Ш湫χ,釋放了一縷神魂氣息。

    “是你………”

    (本章完)
(←快捷鍵) <<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>> (快捷鍵→)
双色球基本走势图表图大